天津薊州:這起"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是真是假?

          2020-08-26 16:09:25來源:法制與社會作者:楊易峰 樊家霖

          本刊記者 楊易峰 樊家霖

          "真沒想到,我被這樣一起'道路交通事故'害了。"天津市薊州區桑梓鎮的白起龍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事后被訴巨額賠償時我發現不對,即向交警部門多次反映事實情況,但至今沒有得到糾正結果。"

          一個月前,白起龍向本刊投訴了一份關于道路交通事故的反映材料和視頻圖片。這是一起頗具蹊蹺的意外事故。為此,記者赴天津薊州進行了采訪。

          吊裝貨物工人從集裝箱頂跌落

          薊州區白澗鎮有一家"××活動房廠",需要多輛貨車拉一批貨物——活動房集裝箱,拉送至北京市朝陽區。經人介紹,白起龍于2018年4月22日下午,來到了該廠。

          到廠時,前面有一輛貨車正在裝車中。白起龍按照該廠負責人的安排,先在廠區等待。

          過了一會兒,前面那輛車在廠指揮人員的指揮下,裝好了活動房集裝箱后離開。廠負責人告知白起龍,一會兒有他楊師傅(注:即楊某超)給你裝車。白起龍應了聲好嘞,即將貨車開至吊車旁停好,打開車廂板等待裝車。

          據白起龍陳述,不一會兒,吊車師傅和楊某超等配合著,把活動房集裝箱吊放在我的車上,我隨即把車上的繩子拿下來準備"扎車"(固定集裝箱)。這時廠負責人說我你干啥?我說扎車呀,要不半路上還不掉下來。廠負責人說別在這扎車,你上車上等著去,裝完車讓你走你去別的地方扎車去,你在這扎車,后面還有好幾個車呢,哪就裝完了?你上車等著吧。我說行。然后我就把我的扎車工具放在車廂上,就上駕駛室等候他們的指揮。

          白起龍說,我在車上等了好長時間,就聽見有人指揮說"走走走",我聽見挪車的指揮聲,然后看看車的反光鏡,左右、前方沒有情況,就掛擋松手剎啟動車輛。但車剛剛啟動(大約一米),就聽見后面人喊"站住站住",我馬上踩剎車把車停住了,跟著下車觀察,就看到裝車人員楊某超在我車后方的地上躺著。我問咋了?他們在場人說他由集裝箱頂上掉下來了。大伙說別的先別管,先把楊某超送醫院去,然后有人打了120。

          等待120期間,廠負責人責怪說,你動車把楊某超掉下來。白起龍責怪說,你們廠指揮喊走走走我才動車的,讓我站住我才停的,貨沒裝好,你們就指揮動車,你們沒看到他還在集裝箱上拿著吊箱繩嗎?!雙方責怪中,大伙都勸著說現在誰也別說誰的責任了,事出了得想解決的辦法,爭論半天推卸責任也沒用,先給傷者看病要緊。過了一段時間,120來了。

          白起龍反映負事故全責的經過

          120拉走楊某超后,廠方與白起龍為怎么解決這一意外事故引起爭執。廠方得知白起龍車有保險,便讓白起龍先報保險公司。

          白起龍打電話向保險公司說明發生裝車事故的經過情況,保險公司問報警了嗎?白說還沒有。保險公司讓白先報警,并告知白起龍,照你這樣說,受傷的是廠里的作業工人,不是你隨車上人員,也不是你座位上人員出的事,這次事故不在理賠范圍之內,保險公司不負責這次事故理賠。保險公司把事故所在地區的保險員電話給了白起龍,讓白聯系保險員出現場看看。

          白起龍把與保險公司通話的內容向廠負責人說了一遍,然后說你們大廠子開著,工人楊某超就沒有保險嗎?廠方說有啥有呀。有人建議說,待會兒保險員來了就說裝車時倒車沒看見,把楊某超撞傷的就行了。

          "我說行嗎?但廠方催我報警,然后我就報了警,并和保險員通了電話。"白起龍回憶起當初的事故情景時說。

          白起龍說:"過了一會兒,交警事故組的肖警官來了。肖警官把我車的手續收后做記錄,詢問我這是咋回事?我就按照他們的說法說是倒車撞的。肖警官問傷者呢?我說送醫院去了。肖說那行了,保險報了嗎?我說報了。肖說讓保險員做了出現場記錄,你把車放停車場去,然后就做保險一些手續。"

          "我跟著清障車將我車放到上倉停車場后,在回家的路上,我接到肖警官打來的電話。肖警官問我你是白起龍嗎?我說是。他說我是事故組交警肖某某,你在這次事故中沒有說實話,以我多年出警經驗,楊某超的傷不是倒車撞的,具體咋受的傷,你必須如實向我說明。肖又說,明天早上八點半,你到交通隊事故組找我,把事情的真實經過和我說清楚。"

          "4月23日早上,我準時到了交通隊事故組。肖說你昨天說的不是真實情況,知道報假警是什么后果嗎?報假警可能要坐牢的。我一聽問題大了,就如實的向肖警官說明現場是廠方裝車中出的事故,而不是我倒車撞了人的真實情況,但楊某超當時怎么掉地的我不清楚,廠負責人讓我在車內等著聽指揮而沒看到詳細經過。肖聽完后說,照你這樣說,你的車險不起作用,保險不賠的。我著急說保險不賠咋辦呀?過了一會兒肖警官說你先回去吧,我再了解了解情況。"

          白起龍繼續說:"轉天4月24日,肖警官來電說你來事故組吧,我就馬上過去了。肖說你的車險有一個座位險有效,就報你的座位險吧。我自己都不清楚,他肖警官怎么知道?我一愣,說那報吧。肖說咱們把出事的筆錄再做一下。然后肖警官問,我答。最后肖說,你有個10萬元座位險有效,為了給你減少報保險劃分責任帶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這次事故你就承擔全責吧。我忙說承擔全責得花多少錢呀?肖說我去醫院看了一下楊某超傷情,現在他剛花了一萬多元錢,這次事故有四五萬元足以賠償。我又問如果保險費不夠怎么辦?肖說最多有六七萬元可以了事了,你放心簽字吧。我就按肖警官的話在他做的《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上簽了字。"

          事隔約一年突遭訴賠25萬余元

          2019年3月28日,原告楊某超以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將白起龍告上了法庭,訴請判令被告白起龍賠償原告醫藥費及各項損失合計25.7萬余元(訴請判賠醫療費60340.69元。庭審中,原告增加訴訟請求197049.40元)。

          "近一年后,我突然接到起訴狀,全身從頭到腳一下子全涼了。這不是說四五萬元或六七萬元足以賠償了嗎,怎么現在要賠償那么多啊?"白起龍說,"在應訴中,我多次向薊州區公安分局書面反映事故的經過情況,請求協調解決,但未有回音。同時,我也找肖警官陳述反映原來事故責任這樣認定于我不公了,要求重新認定事故責任,其后來不接我電話了。"

          2019年9月2日,天津市薊州區法院做出(2019)津0119民初4517號民事判決,判令被告保險公司在車上人員責任險限額內賠付原告各項損失合計10萬元,判令被告白起龍賠付原告剩余經濟損失155390.09元,案件受理費由被告白起龍負擔。

          一審法院適用簡易程序開庭審理。一審判決惟一依據:本院認為楊某超與白起龍駕駛的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經薊州區公安分局交通警察支隊認定,白起龍負事故全部責任,楊某超無責任,交警部門的認定合法有效,予以采信。另查明,該車在被告保險公司投保了……保險限額為100000元/座的車上人員責任險(乘客)。

          白起龍及其訴訟代理人在一審中陳述了該事故的發生經過事實及該事故責任認定錯誤等的觀點和理由,但未被采納。

          被告保險公司一審辯稱,事故車輛在我司投保了交強險和商業險,對事故發生的時間、地點和過程不予認可,對事故的真實性不認可。因為事發后我司與白起龍多次聯系,其稱已將本案委托給一個姓肖的警官,具體事發過程及楊某超是如何受傷的,沒有配合我司進行調查,憑現有材料無法認定楊某超是車輛起步掉落,還是因為自己的操作不當掉落。請求法庭查明案件的真實性和事發過程,以確定是否屬于保險責任,否則對原告損失不予賠償。

          白起龍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二審法院于2019年12月16日做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的(2019)津01民終7138號民事判決。

          白起龍對事故認定的幾個陳述

          "我方認為這并非是道路交通事故,而是涉及廠區安全生產作業方面事故。即使按道路交通事故認定,其責任認定也因人為所致而認定不公、而有錯;如按訴訟審理,那么法院在庭審中全面調查了解清楚了事故發生的真實情況后,也不應該按此《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判令我支付100%的賠償金。"白起龍認為,"因為《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認定我負全部責任,當時是被誤導后為方便快捷做出的,而不是以事實為準的真實的事故責任認定。"

          《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在"交通事故事實及責任"一欄中是這么填寫的:2018年4月22日10時00分(注:后用水筆涂改為17時00分),白起龍(男,42歲,駕駛證號120×××××××××××375)駕駛京ACQ027號重型貨車,在薊州區白澗鎮××活動房廠院內起步時,未保安全,將其車后斗集裝箱上的楊某超(男,33歲,身份證號120××××××××××××515)甩出,造成楊某超受傷的交通事故。當事人白起龍駕車未保安全,違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條一款之規定,負事故全部責任;當事人楊某超不負事故責任。

          另外,"損害賠償調解結果"欄顯示:當事雙方就損害賠償問題未達成一致。

          白起龍說,原來楊某超掉地,是因為該廠活動房集裝箱吊裝上我車,受廠方按排工作的楊某超進行高空作業,在吊車還吊著的集裝箱上去摘吊鉤繩,現場指揮人員指揮我配合動車,其摘繩后不慎失控,從三四米高的集裝箱上摔落致傷。

          另外,事發時楊某超自己有高血壓病史多年,之前還做過腦腫瘤手術(有病歷。楊某超的病史在法庭上也予承認證實)。楊某超在"××活動房廠"工作,廠方安排其集裝箱裝車施工,進行高空作業,廠方對其人身安全根本未盡責,忽視和放縱了危險事故的發生。楊某超不光自身有疾患,而且其也沒有受過專業培訓,既沒有高空作業技術證,高空作業時又未系佩安全帶采取安全措施,其自身違規操作作業,具有重大過錯。

          還有,據了解,廠方當時屬于無照生產企業,又讓工人違規施工作業;廠方臨租的吊車司機也是無證作業,既沒有上崗證,也沒有吊裝資質證書。廠方對吊裝單位及吊車司機均沒有盡到核驗責任。

          "交警出警后,從事故現場已經發現并知道這并不是貨車撞人的道路交通事故,而是廠方區域安全生產吊裝施工作業事故,楊某超摔落致傷有其自身和廠方的上述責任。其有嚴重病史,卻因掙工資為廠方所用,隱瞞病史,其更不能進行高空高危作業。廠區內是獨立封閉的,屬廠方獨立使用空間,并非是公共公開車輛通行的場所,不屬于《道路交通安全法》道路、公共場所停車、通行等的范圍,不符合道路交通事故致傷情形。但交警之后不知受何因所使,仍以道路交通事故為由認定處理?《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條一款是:機動車駕駛人應當遵守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規的規定,按照操作規范安全駕駛、文明駕駛。《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未對事故形成原因分析,也根本未對當事人導致道路交通事故的過錯及責任或者意外原因等作全面公正調查,該事故定性認定錯誤。按規定,接事故報警第一時間出警時,處理事故交警應為二人,如采用簡易程序時交警可為一人。但本案特殊,剛開始時并非系簡易程序處理事故,是后期交警的'解說'才讓我負事故全責而采用所謂的'簡易程序',本事故自始至終卻只有肖警官一個人。"白起龍稱,"所以,該《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認定的經過事實情況是斷章取義,不全面、不真實的。另,楊某超怎么又會是我貨車上的'座位'客人呢?!"

          白起龍還表示,由于對方是約一年后巨額訴賠,我頓時傻了,經咨詢,因當時未告知復核權利事項,加上我沒有文化,也不了解法律,而此時的我再對該事故責任認定提出異議,早過了復核申請的時效。

          "當時被誘導'以險抵賠'簽字,未進行事故公正調查和據實處理,我現在被法院強制執行,背負如此巨額賠付責任,家中卻沒能力支付。"白起龍反映稱,"我是獨子,家里上下老小五六口人主要靠我一個人干活維系生活。老人年事已高,我一接到訴狀后怕他們擔心受不了,就沒告訴他們。在我忙于應訴和向公安交警機關不斷反映情況時,我家的重擔就落在老父親的身上。后來判決下來后,為了執行賠付,老父親終于知道了這件事,他生氣,又著急,在一次為我家粉碎草飼料時,右手掌手指卻不慎被粉碎機切斷(其中大拇子、中指被整根切掉,食指和小指第一節被切掉),花去醫療費近2萬元。真是雪上加霜!雖然法院判決了,但我為這道路交通事故一案仍在向薊州區公安分局反映陳述,也給市公安局投寄了陳述材料,但目前還沒有書面處理結果。"

          時過兩月尚未有采訪核實回音

          對于白起龍反映的交通事故情況是否屬實,記者于2020年6月10日赴薊州區公安分局進行采訪。

          薊州區公安分局負責宣傳的王科長接待了記者,并按照王科長的要求,記者前往薊州區區委宣傳部進行了核證和采訪聯系事宜。

          圍繞這起道路交通事故反映的焦點,主要是事故組是在怎樣的情形下,依據什么,認定做出當事人白起龍負事故全部責任。就這一問題,記者希望采訪交警事故組,了解該起事故事實和責任認定原因。王科長表示將當事人的反映陳述材料,請示匯報局領導后轉交警事故組核實。核實是要一段時間的,待核實回報有結果了,由分局或經區委宣傳部再告知具體的核實情況。

          之后兩個月間,王科長兩次致電記者,告知當事人的反映陳述材料已轉交警支隊了,但由于近期工作忙,核實工作還未有最后結果,故還需緩后幾日。到了7月份,記者先后兩次致電王科長,詢問是否有核實結果。王科長稱交警事故組還未反饋,故還不便回復,表示再催問催問。記者表示如果可以,請安排告知交警支隊電話或當事交警電話,直接電話了解采訪一下也行,但事后未獲電話。至發稿日止,記者仍未接到關于該道路交通事故反映情況及事故責任認定的官方正面核實回音。

          本案反映的事故情況是否屬實?事故責任認定孰是孰非?法院以《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做出了判決,是否就完全說明該事故責任認定沒有問題?后事如何,何時才有明確的核實結論?讓我們拭目以待。

          [責任編輯:王一勤]

          免責聲明:法制與社會網轉載的信息,目的在于傳播豐富網絡文化,稿件僅代表原作者個人觀點,與法制與社會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中文陳述文字和文字內容未經本網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網不做任何保證或者承諾。凡注明為其他媒體來源的信息,均為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

          最新內容

          法制與社會雜志國內刊號:CN53-1095/D 云南省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D-2016-03 工信部備案號:滇ICP備13003036號-1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版權聲明| 工作人員| 記者公示| 新聞許可證| 營業執照| 刪稿指南| 新聞訂閱

          滇公網安備 53011202000886號

          云南法制與社會雜志社 版權所有

          国产国产成年在线视频区